福彩3d出号走势图2元网
《總裁的獵愛行動》第四十一章光晴好大結局及《總裁的獵愛行動》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八仙小說網
八仙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八仙小說網 > 總裁小說 > 總裁的獵愛行動  作者:過路人與稻草人 書號:48043  時間:2019/3/17  字數:8654 
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 陽光晴好(大結局)    下一章 ( 沒有了 )
  兩人走出民政局大門,沿著階梯一路走下來,冼志健仿佛解了一身的枷鎖。而史冬冬卻帶著一臉的憤恨,這個曾經平靜淡然的女子,到最后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真的愛這個男人還是愛她的錢。孩子產了,他只說了一句:“你咎由自取!”

  是啊,愛情原本就是咎由自取!她毫不猶豫地吼出了離婚兩個字,原本只想嚇唬他,但是想不到他竟然爽快地答應了。一場婚姻,她人得不到,錢也撈不著,連孩子都沒有了。她一直都覺得在她的愛情里。陳正才是第三者,兩個人的愛情容不下第三個人,她愛冼志健,而冼志健也愛著她,那陳正自然就是多出來的那個第三者。但是想不到他們幾年的感情依舊盤踞在兩人中間,并且成為他們離婚的導火線。

  她依舊很愛冼志健,但同時也恨他,男人的愛為什么會消散得這么快?他不久前還對她信誓旦旦啊,前后不過一個多月的時間,完全變了樣。

  其實很多關系都有著準確的定位,當她是他的情人時,她還沒給他壓力的時候,他自然就沒有負擔,所謂的愛便也多一些。但當她提出要他離婚的時候,并且讓他背負了這么大的罪孽,他便開始思考這到底值不值得,最后,他覺得不值得,心里邊會埋怨她,若不是因為她,他也不至于離子散。也就是他們的關系只能是情人,只能在情人的軌道上行駛,一旦超越了情人的關系,那便注定了毀滅,因為越了軌!

  之前楊如海讓鐘醫生約了麥導演來復診,但是麥導演卻遲遲不來,甚至打了電話來預約,但當楊如海去了,他卻失約了。楊如海知道他沉浸在陳天云和胡喜喜的往事中,他在感受他們之間的甜蜜,他甚至把自己代入了陳天云的角色中。

  他不出現,楊如海便想去找他,陳天云的一魂一魄在他身上,這樣下去總不是好事。但是醫院這段時間實在很忙,她也不出時間去找他。此事只得一拖再拖!

  陳董求婚成功,將擇娶胡喜喜,兩人本來也打算明年再結婚,因為現在都已經是年尾,籌備這么大的婚禮,只怕時間不夠。但是老爺子讓人擇了明年幾個日子都不適合,換言之就是要多等一年。老爺子哪里愿意,咬咬牙宣布,還剩一個多月過年,馬上籌備!

  這世間沒什么事是錢辦不妥的!老爺子自從知道陳天云要娶胡喜喜,精神便好多了,加上有藥物控制,神智異常清晰,只是醫生也說了,這也許是暫時的,心理影響生理,尤其腦退化癥的病人很受心情情緒影響,所以也不能算是病情有跨約的進展,不過這也給了胡喜喜和陳天云一個很大的鼓舞。所以這個婚禮就讓他和婚禮公司去折騰。

  每個女人都夢想穿婚紗,但是胡喜喜竟然放棄穿婚紗,而是選擇了古代女子的鳳冠霞帔。她一身鳳冠霞帔,他自然是不能西裝筆了,兩人的結婚禮服把上海街的老裁忙得翻天覆地。

  當然拍婚紗照的時候,胡喜喜還是穿了婚紗。婚紗很漂亮,出自名設計師樂巧巧的手,束孔雀長拖尾婚紗,簡約中帶著華貴,華貴里顯飄逸,陳天云只看了一眼,便再也移不開眼睛,眸子里的驚無遺!

  “這么巧,你也結婚啊?”陳天云驚中不忘貧嘴,在她臉頰上啄了一下,邊帶著戲謔。

  胡喜喜摟住他的脖子,眼前這個俊朗帥氣的男人,就是她老公。多奇怪的名詞?竟然會讓人生出幸福的感覺,她邊也開一抹淺笑“是啊,你也結婚?新娘子還行嗎?”

  陳天云故作憂愁“她霸道魯,沖動小氣,還動不動就跟人打架,我為了社會的治安,只好把她娶回家了。你呢?新郎如何?”

  胡喜喜也嘆氣“他小肚腸,愛記仇,又愛勾三搭四,拋媚眼,為了廣大婦女的清白,我還是把他困住吧,實在是犧牲太大了。”兩人眸子相對,都不約而同的笑了!

  攝影師在那邊對著兩人喊:“新娘新郎往這邊看!”兩人不約而同地帶著邊一抹淺笑轉臉過去看著攝影師,攝影師按下快門,把這幸福的笑容定格在照片里。

  結婚,是女人一輩子最幸福的日子。不管以前如何,不管以后如何,至少結婚的時候是應該開心的。

  灣灣簡直就氣炸了肺,本以為她會比胡喜喜早出嫁,畢竟她有餡了。就算起碼不是比她先嫁也該一起舉行婚禮才對,但是由于她的胎兒不穩定,所以醫生止她做一切辛勞的工作,而她又想要自己籌備自己的婚禮,不想假手于人,所以不得已要把婚禮往后挪。

  婚紗照拍得很浪漫,外景用了大海為背景,后面波翻滾,而新郎新娘卻在鏡頭前著最幸福的笑容。

  婚禮定在了農歷十二月十八,離過年還有十二天,這一天不是全年最好的日子,但是卻一定是最適合他們結婚的日子,因為這一天,他們結婚了。

  光似箭,月如梭,一眨眼,便是十二月十八了。昨晚的告別單身晚會把一眾兄弟團喝得人仰馬翻,但是第二天他們依舊很有專業精神,古樂一早便把胡喜喜的車子開去貼花,陳天云和胡喜喜都決定用她的瑪莎拉蒂做花車,花車開出去之后,一隊車隊緩緩地開到花店門口,親的車隊以往都是在車牌的位置貼在“永結同心”的話,然后在車身沾上幾朵小花。但是這一次的車隊很特別,車頭玻璃貼著兩個紅色的小小心形圖案,用一支箭穿透。而車子后面的玻璃則清一貼著一個大紅心形圖案,上面用黑色筆寫著“陳天云永遠愛胡喜喜”九十九輛親車,全部都貼了這樣的愛語,如此大張旗鼓地宣揚對胡喜喜的愛,如此的骨老土,不是陳天云的作風,大家猜得沒錯,確實是老爺子的主意,這每一條標語,都是出自他的手,他的字和之前相比已經差很多了,因為長期服藥,手顫抖,所以發揮得不好。但是這份禮物,卻是胡喜喜和陳天云最珍貴的結婚禮物!

  化妝師早上十點鐘便去了長龍豪庭胡喜喜的家里幫她化妝,無疑兄弟團是強大的,但姐妹團也不弱。楊如海是伴娘,陳珊瑚尤倩兒常灣灣陳正這四個強悍女人把門,而樂樂水滴草和公司的眾女同事做后援,阿貝德王子和阿諾也加入了增援,要是覺得還不夠強大,還有一位男姐妹殿后,他就是胡老大。胡老大一身筆的西裝,棱角分明的面容上也有了一絲和緩的跡象,邊不斷地揚起,看出他的心情是十分愉悅的。當然,若是認為胡老大出場還不夠卡司,加上冷大娘這位女俠,那整個姐妹團就能把兄弟團給捶了。

  孟大娘和胡老爺子也回來了,孫女結婚,他的夢也就圓了,一直樂呵呵地坐在沙發上,冠軍和阿興在身旁陪著,十分和諧溫馨。冠軍的親生父親王木生也來了,冠軍沒有和他相認,心里還怨恨他害死了媽媽,害得外婆和媽咪辛苦這么久,受了這么多的苦。但是畢竟父子血濃于水,兩人總有冰釋的一天(這些也留到下一本再說了)。

  吉時是下午一點鐘,接新娘的兄弟團在十二點五十分便抵達長龍豪庭。伴隨兄弟團一起來的,還有一大群記者,總之這一下長龍豪庭的門口是堵得水不通,但是誰又能說什么呢?這么幸福這么開心的事情,也讓左鄰右舍一起圍觀。記者們當然是最開心的,本以為陳天云和胡喜喜結婚,會低調而保密,但是誰想到竟然是這么大張旗鼓并且記者前去,這是新市的大事啊,聽說連省長都會去喝喜酒,還有很多政府的要員都紛紛出席,是啊,陳老爺子以前結甚廣,很多要員和他的關系都很好,他孫子結婚,當然是要道賀的。

  陳天云今天穿著一套紅黑的古裝新郎禮服,頭戴西瓜皮帽子,十分的可愛帥氣,他一整天都像飄在云端里,腳踏不到地,嘴角不自覺地咧至耳朵,身為伴郎的李哲文搭著他的肩膀“得了,別笑了,今天誰都知道你牙齒很白了。”

  陳天云捶了他一拳“是不是兄弟啊?”

  古樂走上來笑說:“現在還有機會后悔,一會新娘接了下來可就沒機會反悔了,要不要給你考慮多一分鐘?”

  身后的兄弟團都哄笑起來,陳天云白了他一眼“得瑟,我一會告訴灣灣去。”

  李哲文振臂一呼“好了,兄弟們,上去搶人來了。注意,除了新娘之外,其他的都要擁抱。”

  “好,沖啊!”大頭也揚臂歡呼,陳天云手捧著花束,深呼吸一口,努力地邁開腿,身后的兄弟唱著結婚進行曲:“成個老襯,從此被困,甜蜜絲絲滲入心。 愉快過癮,情不自,完美兩心相貼近興奮。 晴與天,禍福不分,和伴侶心不說金。 成世腳“un3”同心合襯,攜眷譜出最美麗歌韻 …”

  “他們來了!”尤倩兒一直伏在門上看著,忽然興奮地回過頭對姐妹們大喊“列隊,準備好沒有?”

  身后姐妹都應聲道:“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塊九!”

  “好!”胡喜喜雖然是鳳冠霞帔,但是沒有披紅頭巾,頭上著許多金釵,嬌俏中可見隆重。而伴娘楊如海的古裝就怎么看怎么合身,大家都笑說她會不會就是一古代美女。姐妹中有穿群褂的,也有穿唐裝禮服的,更多是穿旗袍。相對兄弟,她們可謂是盡力配合了。兄弟們除了伴郎李哲文之外,其余全部西裝,一點都不配合大會的主題,讓人失望,更顯得陳天云和李哲文異類。

  大頭用力拍著門:“開門開門,接新娘來了!”

  拍了一下,里面還不應門,大頭歡呼一聲:“好了,新娘不在家,我們走了,不娶了!”

  兄弟哄笑“是啊,不娶了,走了!”說完,就作勢要走,陳珊瑚打開門,隔著鐵門吼道:“想要接新娘,沒這么容易。起碼也要給點誠意!”

  李哲文笑著問:“要什么誠意啊?我們來了就是最大的誠意!”

  尤倩兒也大喊:“不行,不行,起碼把衣服給換了,我們的主題是古裝,你們一個個西裝筆,擺明是倒臺,不行不行,換了!”

  李哲文說:“來不及了,他們都沒做古裝,而且就算有,現在回去拿也誤了吉時!”

  “早有準備,冠軍,阿興,把衣服從鐵門一件一件丟出去,要看著他們換衣服,并且拍照留念,記住,有一個不換,新娘子也不準出去。”

  陳天云苦兮兮地說:“玩大了吧?珊瑚,念在我們一場同學,大家打個商量…”陳天云話沒說完,陳珊瑚便大手一伸,打斷了他的話“先換衣服再商量。”

  兄弟團嚷嚷道:“這些都是酒樓里男服務員的衣服,多不好看啊。”

  “要我們換衣服行,但是你們也要換,并且要給我們行注目禮。”

  “對,我們也要看換衣服!”

  尤倩兒對著屋子喊了一聲:“冷大娘!”

  一個風韻猶存的中年婦女走了出來,她一身得體的大紅裙褂,神情深奧,陳天云連忙喊了一聲:“岳母!”她是胡喜喜的干娘,自然就是他的岳母了。

  岳母大人冷大娘淡淡一笑“衣服不換也行,不過要跟我的小寵物們玩一會,珊瑚,打電話去保安室,讓他們暫停電梯。”陳珊瑚舉起手機,得意地說:“已經打了!”

  兄弟們面面相窺,都不知道冷大娘玩什么把戲,倒是陳天云嚇出了一身冷汗,胡喜喜帶他去見冷大娘的時候,他便被她的寵物嚇得魂飛魄散。

  冷大娘在眾人的注目禮下,慢慢地舉高右手,然后嘴里發出累死嘶嘶的聲音,只見一會兒,冷大娘紅色的衣袖里忽然透出一點綠來,綠色慢慢增多,并且開始延伸揚起頭,吐著紅色的信子,虎視眈眈。

  大頭口水,退后一步,訕笑著說:“岳母說什么就是什么了,兄弟們趕緊換啊!”他回頭一看,卻發現那群剛才還趾高氣揚的兄弟連子都了,正一臉恐懼地在穿服務員服裝,古樂朝大頭吼道:“趕快換啊,別得罪了岳母的寶貝。”說完,給他丟了一套衣服。

  姐妹們得意地哈哈大笑。

  “趕緊,別誤了吉時!”冷大娘臉帶微笑“一分鐘內換不好的,全部跟我家寶貝玩兒。”

  此言一出,兄弟團幾乎全部加速了手上的動作,一分鐘內,齊整站好,李哲文則笑著說:“好,還有什么條件!”

  “開門利是少不了!”

  “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元九角九分!”

  “好老土啊你們,每次都這樣!”李哲文說道。

  “這是規矩,趕緊,別拖了時間!”

  “兄弟們,講價!”大頭推著美國分公司市場部經亞歷山大上前,亞歷山大是鬼佬,講價一事他最,噼里啪啦講了一串英文,忽然嬉皮笑臉作揖:“仙女們,打個折吧!”他的中國話不是很正,這中國的禮節也做得不正規,但是卻讓姐妹們一陣歡樂,陳珊瑚說:“一場同事,給你個面子,把零頭去了,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至于九角九分就免了!”

  亞歷山大苦著臉說:“我的面子只值九角九分!”

  經過一場舌戰,最后以九十九萬成。這還是胡喜喜讓人出來阻止,否則不知道得鬧到幾點,看著一臉嬌俏的胡喜喜,陳天云只覺得心中一陣激動,上前一抱起她便說:“我娶到你了!”

  大家都哈哈笑,現場的氣氛讓人感動不已,胡老大站起來說了一句:“趕緊下去,可別誤了吉時!”

  陳天云放下胡喜喜 ,把花到她的手上,胡喜喜微笑著:“你們這群兄弟真的很拙。”

  “沒辦法,他們打算開酒樓,所以試穿一下服務員的衣服。”陳天云聳聳肩!

  順利把新娘接下樓了,前后不一樣的兄弟團秒殺了不少記者的相機內存,而最佳男女主角牽手而行,神情洋溢著幸福。

  陳天云抱起胡喜喜,走向花車,他把胡喜喜放在副駕駛座,然后自己微笑著為她關上車門,而自己則走到駕駛座親自開車,后面的兄弟姐妹也紛紛上了車,胡錦明和楊如海同車在前面開路。

  就在陳天云打開車門要上車的時候,忽然從記者團里沖出一個人,把陳天云拽倒地上,然后飛快地上了車,并且在最快的時間里發動車子逃離。

  由于很多大部分人都上了車,婚禮的保安人員也一時松懈下來準備上車去婚禮場地,誰想到竟然會在這一個節骨眼上發生意外,而偏生胡錦明和楊如海又開車前面,并且拐彎出去了,沒有看見這一幕。

  婚車往相反方向飛馳而去。

  劫持車輛的人,正式楊如海一直尋找的麥導演,他潛伏起來,就是為了這一天,他一手用指著胡喜喜的頭,一手打方向盤,馬路上很多車,而麥導演也開得飛快,胡喜喜也不敢輕舉妄動,因為這樣的車速無論撞上什么車,都是一件要命的事情。“你想干什么?”胡喜喜冷靜地問道。

  麥導演緊繃著臉,眼睛余光看到她手指上的戒指,他輕輕地說:“把戒指下來,扔出去!”

  胡喜喜只得下戒指,但是要她扔掉是不可能,那是他們的結婚戒指,婚都還沒結,焉能丟掉戒指?她舉著戒指“我下來了,你先告訴我你想干什么,否則我不會把戒指扔掉。”

  麥導演臉色和緩下來,語氣輕柔“我們去結婚,你看,我今天穿得好不好看!”

  胡喜喜見他一件風衣里面穿著一套筆的西裝,而且還打了煲呔,里面的襯衣潔白燙貼,他是有備而來的,胡喜喜心中暗驚“這人瘋了?他要娶我?”

  胡喜喜問道:“你為什么要娶我?”

  就在此時,電話響了,胡喜喜一看,是楊如海,他們在后面追來了,胡喜喜看了麥導演一眼,麥導演似乎不在乎她聽不聽電話,兀自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腳下踩油門的力度卻不自覺地加重了。車速如飛,馬路上的車都紛紛躲避,后面警車輛呼嘯而起,還有一排貼著陳天云永遠愛胡喜喜的標語車隊。

  胡喜喜摁下接聽鍵“喂!”

  “聽著,他陳天云的一魂一魄在他體內,他不能死,他一旦死了魂魄便會飛散,你要穩住他的情緒讓他在一個地方停車,我有辦法取回他的一魂一魄!”楊如海急速地說。

  胡喜喜掛了電話,心中驚濤駭翻天覆地,原來這一魂一魄是在他身上,那是不是代表著她和陳天云的記憶也在他腦子里?她想起楊如海的話,要穩住他的情緒,她于是順著他的話問:“我們要去哪里結婚?”

  麥導演微笑著說:“教堂,我是基督教徒。”胡喜喜發現他的眸子除了有熟悉的情深之外,還有一絲偏執和瘋狂,那應該是他的情緒。

  “可是我穿著中式的結婚禮服,怎么能去教堂?我不要去教堂。”胡喜喜發起脾氣來,嗔怒地說。

  麥導演看著她的禮服,聽到她說不去便生氣地說:“不去也得去,我不管你穿什么衣服,總之今天我要你嫁給我,聽到沒有。”

  “你兇我?我都還沒嫁給你你就兇我?還對我生氣?我不嫁了,停車,我不嫁給你!”胡喜喜連忙大蛇隨上,既然陳天云的記憶在他腦子里,她就要用這樣的方式勾出陳天云的情緒。

  果然麥導演一聽她生氣地說不嫁,便馬上放軟了姿態“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兇你,好,那你要去那里行禮?我們不去教堂,都隨你。”

  “那你用對著我干什么?我又不是你的敵人!”她嘗試卸下他的防線,但是他一聽她這樣說,又馬上強硬起來“不行,我不這樣你不會跟我結婚,不準說話,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車子飛快地駛上了國道,往市外飛馳而去。

  胡喜喜認得路,這是回西的路。他要帶自己回西?她從倒后鏡看后面,楊如海的車子緊跟不懈,還有陳天云也自己開著車追上來。胡喜喜暗暗著急,要是這樣拖下去,這瘋子會發瘋的,而且他手上有,要是傷了誰都不好。

  陳天云眼睛冒火,心里也擔心得不得了,這個麥導演他知道,是個瘋子,瘋子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他的心如同放在高空上踩著鋼線,只恨不得那瘋子挾持的是他。

  楊如海不得已,只得拔下頭上的簪子,往車窗外一扔,簪子沒有落地,而是化為一股空氣消失了,綠荷進了胡喜喜的車子,胡喜喜雖然知道楊如海的本事,也見過綠荷,但是再次見到她還是害怕不已,綠荷冒險上了他的身,然后剎停車子。楊如海和胡錦明馬上落地。

  綠荷從麥導演的身上出來,回到楊如海的頭上。

  陳天云的車子也趕到了,一見胡喜喜連忙上前拉開她護在身后,麥導演回過神來,瘋狂地沖上前要搶胡喜喜,胡錦明攔住他面前,楊如海說:“要擊中他的頭部,讓他昏,但是不能讓他死。”

  胡錦明點點頭,陳天云想上前幫忙,楊如海阻止了“你不能打他,否則那一魂一魄回不到你身上。你站在后面護著胡喜喜。”陳天云有些茫然,這一魂一魄在麥導演身上,是不是意味著他可以重新得回和胡喜喜的記憶?

  麥導演像瘋子一樣沖上前去和胡錦明糾著,他功夫不高,都是拍武打片的時候學的花拳繡腿,胡錦明一個拳頭就可以放倒他,但是如楊如海所言,要讓他昏,又不能過分傷害他,所以力度和角度都要拿得準。

  李哲文等人也來到了,他這位公安局長第一次用旁觀者的身份看人家打架而不上前阻止。

  胡錦明看準一個空位,朝他的后腦一個手刀,麥導演全身一軟,昏倒在地,楊如海立刻拉著陳天云的手上前和麥導演的手就緊握在一起,然后朝麥導演的眉心和天靈蓋上打了一掌,麥導演忽然睜開眼睛,眼里布血絲,他死死地盯著楊如海和陳天云“我要殺了你,胡喜喜是我的!”

  陳天云深呼吸一口,腦子里一直空白的缺口已經得到了修補,往事排山倒海地在他腦海里涌現,他閉上眼睛,慢慢處理著腦子里忽然涌現的信息。

  楊如海在他耳邊說:“放下執念,回頭是岸。”

  麥導演愣愣地看著她,又看了看胡喜喜,胡喜喜和陳天云相擁而立,她眼里的深情是他從來沒見過的,嫉恨在他心頭一閃而過,宛若毒蛇噬心。

  “胡喜喜,我可以跟你說幾句話嗎?”麥導演揚起頭看著胡喜喜,胡喜喜雖然很氣他,但是也是因為他才找回陳天云的一魂一魄,所以對他的氣也就抵消了,她走上前來“你要說什么?”

  “你過來一點,我不想太多人聽到。”麥導演看了一眼胡喜喜身后虎視眈眈的陳天云和胡錦明,低聲說。

  胡喜喜只好湊近一些,蹲下身子剛想開口問,卻不料麥導演忽然發狠,一把抱住她并用力吻住她的,并使勁輾轉咬著,胡喜喜一拳打在他后背上,陳天云和胡錦明沖上去拉開他,他一邊狂笑一邊說:“哈哈,你終于是我的了,你終于是我的了。”

  胡喜喜用力擦嘴“瘋子!”

  李哲文把他拷了起來,他卻還是笑著,似乎心愿已了。

  對于一個不知道愛情是何物的人,實在不知道該笑還是該生氣。

  婚禮繼續進行,只是誤了吉時。但是老爺子說,這一天就沒有兇時,換言之,全天都是吉時。

  當接過胡喜喜的孫媳婦茶,老爺子竟然哭了,從懷里掏出利是遞給胡喜喜“從今天起,你就真的是我陳家的人了。你以后叫陳胡喜喜!”

  “恩,知道!”胡喜喜應道,難得地沒有反駁他,她跪著走上前去,為他擦干眼淚“不要哭,再哭就不帥了。”

  在場的人都十分感動,這份祖孫情沒有血緣關系,是在生活中用心建立起來的,感情有時候比血緣更管用。

  陳天云扶著胡喜喜站起來,老爺子巴巴地望著兩人,眼神里充了希望,今天天氣雖然寒冷,但是陽光晴好,他們一家人相依相偎,足可以抵御任何的寒冷!

  (全書完)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總裁的獵愛行動   下一章 ( 沒有了 )
總裁老公好過與狼共枕:霸總裁的糊涂小權少追妻N次冷情總裁的退婚情告急,總黑道總裁的愛黑道總裁獨寵奔跑吧,小蠻腹黑總裁寵嬌撩歡總裁獨霸
八仙小說網為您提供由過路人與稻草人最新創作的免費總裁小說《總裁的獵愛行動》第四十一章 光晴好-大及總裁的獵愛行動最新章節第四十一章 光晴好-大結局在線閱讀,《總裁的獵愛行動(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總裁的獵愛行動的免費總裁小說,請關注八仙小說網(www.765387.com)
福彩3d出号走势图2元网 21點技巧 16点 要牌 重庆时时预测软件 山东福彩手机投注版 格来云游戏 陕西11选5基本走势图表 江西时时为何停了 江西省多乐彩走势 mg游戏平台手机版 3D2019年62期开奖结果 快乐赛车是假的